福建体彩网

                                                                      福建体彩网

                                                                      来源:福建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9-19 20:25:14

                                                                      2013年1月20日,时任美国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的约翰·罗伯茨主持了奥巴马总统连任就职程序

                                                                      她在推动允许妇女进入弗吉尼亚军事学院的意见书里写道:“依靠过分笼统的概括……对大多数男人或大多数女人的看法进行估算,不足以剥夺那些才华横溢、能力超出一般描述范围的妇女的机会。”

                                                                      更让保守派放心的是,卡瓦诺毕业于耶鲁大学法学院。

                                                                      这在共和党同时控制白宫和国会参院的情况下,很难实现。

                                                                      特朗普这次再提名大法官人选,不排除选择一个不那么极端保守的人,甚至是一个政见相对模糊的女性联邦法官,以便在国会明年初换届前(也就是今年年底之前),尚在共和党控制下的参议院能快速批准。那样的话,日后这个新的大法官也存在蜕变为自由派的可能性。

                                                                      值得一提的是,100多年前的美国总统塔夫脱,在卸任总统8年后,又去当了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干了9年才退休——他喜欢当法官,胜过当总统。耶鲁大学对美国最高法院有深厚影响,不能不说跟这位总统校友有关系。

                                                                      因为美国最高法院存在“鱼缸效应”,即由于环境狭窄、成员相对固定、总在别人的瞩目之下,像鱼缸里的金鱼那样“变性”的现象,在最高院也时有发生。

                                                                      对金斯伯格的正式提名,于1993年6月22日发送给参议院;听证会于7月20日开始;参议院于8月3日投票确认她。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已宣布,特朗普的大法官提名将获得表决。就在本周短短两天内,参议院确认了特朗普任命的6名联邦法官进入加州和伊利诺伊州的法院,证明可以在必要时加快确认过程。

                                                                      同样毕业于耶鲁法学院的现任大法官——黑人克拉伦斯·托马斯和意大利裔塞缪尔·阿利托,都是稳定的保守派;而父母来自波多黎各的索托马约尔,作为耶鲁的拉美裔女生成为自由派,也可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