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28

                                                          3分28

                                                          来源:3分28
                                                          发稿时间:2020-09-21 01:26:34

                                                          随后,缘由终于清楚:张怡懿与杨珺系初中同学,关系较好。但杨似乎亲密里或有诈,常向张借钱而不还。这明显在欺负张,张母十分反感。

                                                          夜晚,张怡懿在杨珺的鼓动下,在母亲喝的咖啡里放了两粒,母亲睡下了,张在旁观察,心里忐忑,电视机开大声音壮胆。不一会儿,母亲醒了,她发现没有作用。这样,连续试了两三天,张将情况告诉杨,杨说:“要放大剂量才行!”

                                                          玩笑归玩笑,特朗普任期还剩120多天,而本届国会的任期将在明年初更早结束,他还能顺利推动提名通过吗?

                                                          纪录片《女大法官金斯伯格》剧照

                                                          2010年10月,埃琳娜·卡根宣誓成为美国历史上第四名女性高法法官

                                                          综合台湾“联合新闻网”等多家台媒报道,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将推特账号的简介变更为“台湾驻美大使”(Taiwan Ambassador to the US)。台媒称,台湾当局在非“友邦”的驻外机构,通常以“代表处”或“办事处”等命名,萧美琴推特的改名,被绿媒炒作为“台湾‘外交’的又一突破”。

                                                          这样,假设哈佛毕业的自由派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主动退休,奥巴马可以和自己的哈佛法学院“师兄”、同样主编过《哈佛法学评论》的约翰·罗伯茨,以及自己的前法律顾问、在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执教时的同事、哈佛法学院前院长埃琳娜·卡根,组成新的“最高院哈佛帮”,保护并监控拜登-哈里斯(这对竞选搭档都是普通的法学院博士毕业)施政。

                                                          如果算上刚去世的金斯伯格(她先在哈佛法学院就读,后为照顾丈夫转到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并以第一名毕业),哈佛则以5人比4人打败耶鲁——这个比例,跟今年6月最高法院裁定“路易斯安那州限制女性堕胎的法律违宪”的票数一样,只不过戈萨奇和索托马约尔分别是哈佛和耶鲁法学院的异类,才使得这场判决没有简单地按学校来划线。

                                                          2016年2月,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斯去世后,奥巴马总统提名加兰德接替,但麦康奈尔等参院共和党人以即将举行11月大选为由,拒绝举行听证会或投票。“谁来接替斯卡利斯”这个巨大的悬念,成了特朗普动员保守派选民的一个利器。

                                                          只是,由于性侵指控的存在,此前最新的大法官人选卡瓦诺的提名和确认过程,前后花费了89天,其中从提名到听证会用了5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