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彩票

                                                                                  韩国彩票

                                                                                  来源:韩国彩票
                                                                                  发稿时间:2020-08-11 22:13:56

                                                                                  《环球邮报》记者:还是关于巴新国家数据中心的问题。有关报告称,该中心除了数据安全无法得到保障外,运转也不正常,可以说基本上未投入使用。对此你有何评论?

                                                                                  图为反对派在立法会“拉布”乱象(资料图/文汇报)

                                                                                  去年发生的事情正好印证了“香港人对西方文化的接受流于表面”这一判断,出现一些重大政治纠纷时,所有西方价值似乎都没有办法帮助香港恢复秩序,保障个人的身家、性命和财产。

                                                                                  也因此到了牵涉国家民族根本利益的时候,当国家安全真真正正受到严重威胁时候,我一向认为中央一定要自己出手,不能完全依靠香港去做好维护国家利益、政权利益的工作。

                                                                                  观察者网:在采访之前拜读了您的《香港人的政治心态》一书,这书集合了您上世纪末的部分论文研究。您在书里提到一句,“港人对西方文化的接受流于表面”。我有一疑问,怎么理解“流于表面”这表述?

                                                                                  当然,如果立法会里大部分人是反对派,他们可以做出很多其他事情来阻碍特区政府施政。但我也问你一个问题,如果真的到那个地步,如果立法会真被反对派控制,他们不做任何违反国安法的事情却仍可以瘫痪特区管治,你猜中央政府届时会不会坐视不理?

                                                                                  赵立坚:我不了解你提到的情况。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中国政府一贯要求中国企业在海外经营中严格遵守国际规则和驻在国法律法规。

                                                                                  刘兆佳:现在反对派的活动空间减少,就算让他们单方面得到多少议席,他们也会受到很多限制。

                                                                                  在香港国安法颁布实施之前,立法会议员有权力和特权,在立法会上说任何事情都不受法律追究;但立法会的权力和特权只是香港法律之一,如今如果基本法和国安法有抵触,也是国安法先行。在国安法施行之后,如果你在立法会宣扬要“打倒共产党,推翻中共政权”,你是要被追究责任的。

                                                                                  刘兆佳:港人和内地民众最大的不同是以为自己接受了西方文化,吸收了很多西方文化的精髓,而西方文化比内地、比中国文化先进。所以香港人对殖民地统治是没有羞耻之心的,反而引以为荣,自觉高内地同胞一等。